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仙途遗祸最新章节 - 1371 真正的重点

仙途遗祸 1371 真正的重点

作者:小小沙丁鱼书名:仙途遗祸类别:玄幻小说
    正常情况下,就黑色平台的大小,剑心修士也完全做到事无巨细的感知。完全用不着旁人来提醒。但现在不是正常状况啊!黑色平台虽然看似没有影响众人的感知,但只看那个忽然冒出来的玄修金丹,也就知道不是那么回事了。

    何况,有巨大的危机在侧的时候,那些没有危险的东西,自然就容易忽略了。

    莫说剑心。

    这一点上,只怕仙神都不例外。

    也就是君九韶有自知之明,甭管是小白的天劫,还是任仲与黑龙眼见即将开始的战斗,他与其相信自己的感知和反应速度,还不如相信带在身上文宝及其他自保之物!

    他这才将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原彦央的身上。

    而等到他主动提醒,被那个忽然冒出来的金丹玄修以及小白那前所未闻的,貌似是心魔劫的天劫所吸引了注意力的其他人,才发现君九韶说得没错。

    原彦央和危宇荫至少是暂时安全了。

    尽避水馨并没有找到“另一个林氏血脉”总不能那黑龙就是另一个林氏血脉吧!

    总之,不管怎么说,从原彦央两人的状态看来,这忽然冒出来,相貌平平容易被人忽略,但因为衣着的关系在这里显得异常显眼的玄修,说出来的那些话,似乎就更值得重视了。

    还有好几个修士现在不见影子不是吗?

    不说那两个文胆,能够被带到卧龙山脉核心来的人,在这种时候来带来的慧骨,也肯定都是中云道里最厉害的阵法师或者别的什么“师”了。就算是在华明两国,能在某种玄修领域达到巅峰的慧骨,其实也是比大部分文胆都更有价值的。

    “你待如何?”任仲也回头望了一眼,淡淡开口。

    这时候,黑龙已经稍稍平静下来了。

    那些变成了黑色的圆球构成的杀阵,似乎不仅仅是保护了它,还在某种程度上,对它起到了安抚的作用。它的身体还在微微抽动,比起之前却好多了。

    再没有了鳞片大片大片炸掉的情况发生。

    但在另一边,任仲斩成了两半的大蜥蜴,这会儿却没有死透。

    一道道黑色的细丝,从截面处延伸出来,将两个截面相连。虽然那些黑色的细丝不断的颤抖,甚至如轻烟一般消散,整体来说,却始终是越来越多的。换句话说,这只大蜥蜴并没有死亡!

    任仲知道,那白衣的玄修更知道,时间不会太多。

    白衣玄修却依然静默了片刻,才回答道,“你们应该之前就看到了,我们的‘陛下’已经有了后代。‘陛下’的身上,有许多缺陷和不足。它的后代,虽然也没有真正完美你们没给它那么多时间,但它依然可以比拟一只顶级妖兽,甚至可以说是半神兽!而且,它肯定会比真正的半神兽,成长速度要快得多!”

    水馨在一边听得有些奇怪。

    按照这个白衣玄修的语气,这只黑龙,倒像是取名叫做“陛下”“陛下”放在它的身上,似乎并不是一种尊称!

    “所以?”任仲也奇怪,笑容略嘲讽,“你是想将那幼崽献给我,换取这所谓的‘陛下’一条性命?”

    “阁下又当真知道,如何才能杀死‘陛下’么?”金丹玄修反问道。

    本来还有些不以为然的任仲微微一愣。

    这是个好问题!

    尽避这黑色平台的伪领域并不真正属于它,但是,总和这黑龙有些关系。否则,黑龙也没办法借着这个黑色平台来藏人了。一个拥有领域的强者,想要杀死对方,首先就要破掉对方的领域。

    要能破掉这个领域,任仲之前就动手了!

    还考虑什么渔翁之利!

    这大蜥蜴和黑龙都是有“吞噬对方而壮大”的可能的好么!

    水馨则在后面看了林枫言一眼。

    意思很明显你有什么主意没有?

    林枫言指了指那只断成了两截的大蜥蜴。

    任仲没有去对付那些连接两个截面的黑线,因为那毫无意义,只是拖延时间而已。水馨也不觉得要在这时候去断开黑线,理由同上。如果不是要去杀蜥蜴……

    水馨点点头,“嗯,如果你问血脉的话,那只大蜥蜴,也确实是有林氏血脉。”

    说到这儿,水馨的表情也颇为复杂。

    尽避从之前的红石那红石和大蜥蜴显然有一定关联水馨就知道这玩意和林氏血脉也有关联,但真正感受,还是动用“血脉审判”的时候!

    当圣儒的虚影在她的身后挥手,水馨当时陷入了一种非常玄妙的状态。

    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把圣儒虚影叫出来的,也无法对当时的状态进行详细明晰的形容。只能说在那一刻,她对“林氏血脉”和“儒门”之间的关联,又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那并不仅仅是“儒门法术都考虑到了圣儒功绩,创造时就留了‘后门’以示尊敬”这种官方原因!

    确切的感知到那大蜥蜴的林氏血脉,反而只能说是附带的小事了。

    没有丢失林氏血脉,没有血脉审判的副作用,反而在极短的一段时间里进入了某种“伪无敌”状态,就更是只能说是意外收获了。

    而且……

    “那只大蜥蜴受到血脉影响的程度远比黑龙更低。我引动的也只是血脉审判,而不是天罚。”

    顿了顿,水馨又补充道,“大概是因为,那只大蜥蜴更多倚靠本能活动。而那只黑龙的话……”

    其实已经有了自己的意志!

    尽避没有人形(水馨不知道其实是有的),开智却是毫无疑问的。

    但水馨没有说完。

    因为她的话才说到一半,绵绵的细雨之中,七彩的雷霆光柱之外,居然又有一道紫色的雷霆劈下。

    进入黑色平台的空间之后,直接分裂成了万千的雷光,全都劈在了大蜥蜴那断掉的两截身体上!

    黑色的丝线瞬间全都化作黑烟。

    而那两截虽然断掉,却反而隐隐有些膨胀,看起来完全不像死亡的躯体,就好像是被雷劈中的大树,瞬间枯萎,眨眼间,倒在地上,一截差不多也能有五米高的残躯,就枯萎到了一米长短,半米高低。呈现不规则的柱状。谁都能感觉到,这次是真的死得不能再死了。虽然原本也不好说是活着吧,但这会儿动力是完全消失了。

    连水馨都张口结舌,“居然真的天罚了……”

    作为天道的亲女儿,水馨能清楚的感知到,那玩意不是波及到的雷劫,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天罚啊!

    这点连林枫言都是听了她的判断才能肯定!

    可水馨到底也不是那么亲。

    她还有些迷茫,“可为什么能天罚啊?”

    任仲却是哈哈大笑,顿时断了思考,“就算我不知道怎么杀,天道总知道怎么杀吧?将我麾下的剑修和文胆那般操纵控制,你敢说全未涉及神魂!?所以才有这伪领域吧!这伪领域,当真能完全隔绝天罚么?”

    任仲才不管这天罚到底怎么来的。

    就算只是谈判,也要尽快抓住对方的弱点啊!还是致命的那种。

    白袍玄修却是脸色黑沉。

    显然不料这种情形。

    他的目光迅速往水馨等人的方向扫了一圈。

    然后……因为身份的问题,哪怕受了重伤但也无人去管,短时间内看起来却不是那么容易恢复的另一个白袍金丹,躺在黑色平台之上,因为一动不动几乎被人遗忘了的白袍金丹,就和那两个诈尸的剑心一般,居然也猛然蹦了起来!

    他甚至没有睁开眼睛。

    而是就那么整个人扑向了……小白的七彩雷霆之中!

    水馨一扭头,大惊失色。

    小白的雷劫虽然随时可能连累任何人,算得上是相当危险了。但对小白动手,也很容易引发天劫的针对,死亡率也是奇高无比!

    水馨之前虽然担心小白渡劫不成功,但左张右望的,还真不觉得有什么人会对小白动手。

    谁知道……

    水馨也是立刻冲小白那边冲了过去。

    试图挡在那白衣金丹身前!

    但这一次,同样有人先行一步。

    水馨刚刚动身,一道身影就从她的身前闪过。是林枫言。直线速度,林枫言远比水馨快上许多!

    毫无斗境可言的,昏迷的白衣金丹,甚至都没有用上加速法术。

    在足够快的反应下,距离七彩雷霆尚且有十米的时候,就被林枫言挡住。他也没有用剑,而是直接就将这白袍金丹,踢向了那大蜥蜴尸体的方向!

    “任道台小心!”林枫言还顺口提醒了一句。

    尽避距离足足有数百米,但是,林枫言这次也差不多是用了全力。

    这白袍金丹,就如同一颗炮弹,飞出去了几百米,也没有任何速度衰减!

    被林枫言提醒的任仲也想到了麻烦所在,飞快跑开。

    眼睁睁的看见被当做炮弹的白袍金丹,轰向了黑色圆球构建的杀阵!

    任仲的眼力能清楚的看见,那白袍金丹的白袍,已经开始不正常的鼓胀明明之前已经被大蜥蜴的龙爪给割裂了,法阵全碎。

    而那黑色的圆球上,圆球之间,也已经是黑色的光芒闪烁。

    这白袍金丹是要自爆!

    不对,是被人刺激了金丹,“被自爆”!

    但是,就在这白袍金丹的身体,要闯入杀阵之前,白袍的鼓胀消失了。一道无形的屏障挡在了他的身体和杀阵中间。他猛然撞了上去,然后又无力滑下。

    “原来如此。”作为道台,任仲立刻想明白了前因后果,看着七彩的雷霆若有所思。

    这只裂空狼真的是在经历心魔劫!

    本来连开智都没有的妖兽是不会有心魔劫的。因为没有真正开智,就只有最原始的本能**。那点儿本能,并不足够构成心魔。

    心魔劫虽然一般是没有异象的,只会影响自身。

    这就让很多人在晋升金丹级别的时候,都显得气势不足,好像不是什么大事一样。

    但确实,有些心魔劫,是可以影响外物的!

    天道催生了小白的境界,让它提前渡蜕凡劫。

    当然也可以借着这裂空狼顿悟的机会,给它一个心魔劫,然后借着这心魔劫扔下天罚!

    毕竟,正常的雷劫,是不会有天罚的。

    这两者的力度完全不是一码事。

    最重要的是,那白袍的玄修,居然比他更先看清这一点!暴露了一个底牌!

    任仲心中忌惮,却也知道,谈话没法谈下去了。

    那白袍的玄修,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

    任仲已经改变了策略,准备先帮助小白,不让其他力量打扰到它。

    他确实不敢说,能杀死那只黑龙。

    可天罚绝对可以!

    谁知道,那白袍玄修看看黑球组成的杀阵,看着在杀阵上,却渐渐平静下来的黑龙……居然没有如任仲所想,调动杀阵袭击小白,而是吸了一口气就继续开口,“任道台考虑得如何?一只顶级妖兽的幼崽,再加上您的四个下属。”

    “道台,他在拖延时间。”任仲的护卫王序开口了。

    旁观者清,王序一直没有开口,一直观察,最先肯定了这一点。

    任仲自然也想到了。

    “林水馨姑娘。”任仲问,“你可能感应到我那几个下属的所在?”

    水馨脸一,“我就是用了一个血脉审判。”

    血脉上的事……你丢掉的那几个下属,又没有林氏血脉!

    “而且重点是这个吗?”

    不错,重点难道不应该是黑龙拖延时间,到底想做什么,这个问题么?

    从之前,小白还没有撕裂最后一个“掩护空间”的时候,其实就已经想到这个问题了。只不过毫无头绪,根本就想不下去而已。

    就是现在,也不能说线索多了多少。

    这黑龙是想要恢复实力?想要彻底掌握这个伪领域?还是……想要等到那个消失的“太阳”,其中孕育的那个生命的出生?

    似乎都有可能。

    可也似乎……都找不到赖以追查的痕迹!

    白袍玄修的话,仿佛证明了那消失的“太阳”中确实孕育了一个生命。但那生命到底在哪里?

    水馨眨眨眼,忽然明白任仲真正想问的是什么了。

    不是那几个下属的下落……

    那幼崽若真是黑龙的后代,黑龙是有林氏血脉的。那么那幼崽,理所当然也应该有!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