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浴火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毒后归来最新章节 - 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苦苦相逼

浴火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毒后归来 第二千五百三十六章 苦苦相逼

作者:纳兰心玥书名:浴火验证手机号自动送彩金:毒后归来类别:玄幻小说
    同一时间隐灵山中族主所居住的院子里,已经和风九幽失去联系的陌离正在为自己的父亲求情。双膝跪地面朝门口,望着紧闭的房门他言辞恳切的说:“娘,儿子求您了,求您出来见他一面吧。儿子知道这些年您受委屈了,您受苦了,当年之事也是父皇不对,可……可是,可是他已经知道错了,并且受到了惩罚。娘,儿子求您了,父皇就要去了,求求您看在儿子的份上出来见他最后一面吧。娘,儿子给您磕头了,求求您出来吧,出来见他最后一面吧。”

    回头看了一眼不远处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父亲,陌离心如刀割。自打他们入了隐灵山之后他就天天到这儿来,想尽一切办法求见,可母亲就是不见。非但不见,为了避开他甚至都不回来住了,索性换了地方眼不见心不烦。

    今天是幸运遇上了她,等到了她,也见了面,可谁知二话没说白灵嫣一掌就把他给打飞了。身为儿子,他谁都不能怪,但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死,更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带着遗憾离开。更何况他是那么迫切的想要见到她,亲口对她说一声对不起。所以,万般不忍又十分心疼的收回视线后他就嘭嘭嘭的磕头。

    莫言对于他而言或许并不是这世上最好的父亲,但是他纵有千般错,万般错,二十年的骨肉分离,二十年的日夜忏悔也够了。况且,真正说起来当年之事也不全然是他的错,他也是受害者,怎么能将所有的错都怪到他头上呢。

    还有,还有他将自己找回来以后悉心照顾,处处维护,不但答应了他和风九幽的婚事还把东凉国的皇位传给了他。身为一个父亲,身为一个皇上,身为一国之主,他能做的都做了,不能做的也全都为他做了。身为儿子,亲生儿子,他觉得足够了。

    人死如灯灭,生前恩怨情仇万事皆休,再加上陌离和他相处以后有了很深的父子感情,以致于对白灵嫣避而不见的做法有些不理解。当然,仅仅只是不理解、不明白而已,并没有心生怨恨责怪于她。

    房间中,白灵嫣靠在美人榻上闭目养神,由于她面无表情毫无动静,站在一旁的素梅不知道她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由于陌离是她和幽兰以及白灵然三个人合力带大的,她特别心疼。双手相搓,不停的向外张望,实在忍不住素梅就上前道:“大小姐,殿下在门外已经跪了两三个时辰了,虽说下的是毛毛细雨,可……可……”

    “你觉得我应该出去见他?”阴郁的声音不怒自威,白灵嫣睁开眼睛的同时打断了素梅的话。

    坐直身体端起桌子上的茶,白灵嫣冷冷的看了素梅一眼,然后接着又道:“你在小然身边多年,你说今天若是小然还在,她会怎么办?”

    语落,喝茶,静静的等待着素梅的回答。

    因为白灵嫣是高高在上的神女,一句话就能决定她的生死,素梅自打被挑到白灵然身边伺候就一直怕她,平日里更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不过,今时不同往日,此刻又事关陌离,她不能袖手旁观闭口不言。更何况此时此刻外面还下着雨呢,要是淋病了,他又要似小时候那般遭罪了。

    敢说却不敢妄言,素梅死死的揪住手中的帕子抬头看了看白灵嫣,思来想去小心翼翼的回答说:“二小姐在这世上最亲的人就是大小姐,最敬佩的人也是大小姐。如果今天她还活着,绝不会让莫言进隐灵山,更不会让他出现在大小姐的面前。大小姐或许不知,二小姐生前最恨的就是莫言。当初若不是他始乱终弃伤透了大小姐的心,殿下也不会一出生就离开父母,离开家,更不会跟大小姐一别就是二十年。”

    莫言的死活她不在乎,是否会带着遗憾离世也跟她没有半点关系。她关心的只有陌离,只在乎他是否康健。

    见她回答的还算是中肯,不偏不向,白灵嫣放下手中的茶盏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若小然还在那会让他入隐灵山,别说是他现在就要死了,就是已经死了也会把他的尸体给抛出隐灵山。”

    说着白灵嫣站了起来,扭头就走,边走边道:“去吧,告诉陌儿,我和他父亲的恩怨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与他无关,让他回去吧。”

    二十多年过去了,她想说的,该说的,早就在离开东凉国之前跟他说清楚了。现在,她对莫言不但无话可说还不想见他,而他是死是活,是带着遗憾离世还是毫无遗憾的死云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她也不在乎,不关注。

    素梅领命却不知道怎么说,尤其是看到她心意已决的样子,更是不知道如何开口。唉声叹气频频摇头,嘟嘟囔囔的说了句“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后她就开门出去了。

    门外,陌离一直跪在青石板上,额头都磕破了,但却并没有停止,磕头不止仿佛感觉不到疼痛一样。

    天乌沉沉的,细雨绵绵,不久,素梅撑着一把油纸伞走了过来。看他衣服都湿了,额头上也有血,她忙拿出随身携带的绢帕蹲下说:“殿下,您这又是何苦呢?莫言是你的父亲不假,他对你好也不假,可你这不是在逼族主吗?”

    “族主当年受了多少苦,命都快没了。还有二小姐,要不是因为他始乱终弃移情别恋,你怎么会在昌隆饼那样的日子,又怎么会在那种环境下长大。殿下,想想大小姐的手,那是何等的伤心绝望才会将金丝镯生生取下,那是何等的决绝才会带着刚刚出生的你离开东凉。”

    偶然的一次机会看到了白灵嫣的手,触目惊心满目疮痍,直到现在想起来素梅都头皮发麻。很可怕,但更多的还是心疼,因此,她抹去滴落的泪水苦口婆心的再道:“殿下,你可知二小姐在昌隆从来没有跟皇上在一起,至死未嫁。这一切都是因为谁,都是因为他啊。”
博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