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在读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锦衣挽唐最新章节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生平

锦衣挽唐 第二百五十二章 生平

作者:王拾肆书名:锦衣挽唐类别:玄幻小说
    然而,故事还在继续。

    令狐纶无可奈何,便藏身民间,用令狐的财富经营,大抵便也就是些质押借贷,钱生钱的生意。渐渐也做出了名堂,财富愈隆。时之初的阿娘被夺走亲儿后身心受创,常往山中休养,多年后方好转回来,很快为令狐纶怀上了第二个孩子。

    明夷知道这个孩子应当就是时之初了。

    是个男孩子,取名令狐。但这个名字只有在出生那一日被说出过,而之后,他都必须叫肖霁。是的,隐姓埋名后的令狐纶便姓肖,藏身苏州城。

    明夷突然有些奇怪的感觉,肖,质押借贷的生意,苏州与扬州又不是很远。这让她想起上官家族的肖氏夫妇。

    “你有没有仔细看过扬州肖氏夫妇的模样?你可认得?”明夷终于忍不住插嘴。

    时之初摇了摇头:“未曾见过。当时我听了他们的姓氏与所作行当倒也是仔细看了看,而且听他们口音并无吴音,想来只是巧合罢了。”

    时之初继续他的故事。

    肖霁出生后不久,阿娘看着与第一个孩儿相似的面貌,心病又起,便只得又送到山中休养。只是这一次,两年后便传来噩耗,阿娘在无人注意之时,偷偷服下致命药物,不治而亡。

    明夷一想,这山里哪有随手得到致命药物的,看来只有缪四娘的医庐了。这么一想也对,令狐纶隐性埋名在外,但这亲生的妹妹恐怕还有往来,也只有这儿最信得过。

    “是缪四娘那儿?”明夷问道。

    “是,我姑母也不是有意,只是看阿娘精神尚好,自己出去摘些野菜,留她一人在,没想到这么就出了事。因此,虽然我阿爷和我都未怪罪过她,但她总觉得亏欠我们,对我予取予求。”时之初回应道。

    明夷这才明白缪四娘与时之初之间的奇怪气氛,缪四娘宠溺他,又有些畏畏缩缩的感觉,两人之间有一种疏离感。原因便是因为此中有一条人命吧。

    而自幼丧母的时之初,又是何等可怜。

    时之初低头见到她眼中的悲悯,又把她脑袋往被子里塞了下去:“我没事,我自小也没见过阿娘几面,何况那时候还不懂事。最可怜的是我的阿爷,中年丧妻。且他与阿娘恩爱甚笃,当年阿娘病重,去山中休养时要阿爷纳妾。阿爷指天发誓,此生绝不再近任何其他女子,只爱一人。”

    明夷心里头发酸:“有如此深情不渝的夫君,我就是明日便死都愿意。”

    时之初狠狠将她手臂搂住,勒进她皮肤里:“胡说什么,我要你长命百岁。”

    明夷连连点头:“我定好好活着。”

    回到当时。时之初长到七八岁,令狐突然派人前来将他接走,令狐纶虽不情愿,悖不过祖上的规矩,只能留小儿一夜,他一夜白发,而后眼睁睁看小儿远走。

    “这是何道理?”明夷忍不住问。

    “我到了令狐府才知道,我兄长令狐惹了风寒去世了。令狐纶怎能手中没有质子,便将我带在身边。从此,我与阿爷互为牵挂,也因彼此而不得违逆令狐纶。”时之初声音中并无什么情感。

    明夷却知他越是不显露,心里恐怕越是痛楚,便抚着他的胸口:“很难过吧?”

    时之初抓住她的手:“没事,都过去了。”

    时之初说,令狐对他其实不错,那时他自己的三个儿子都已长大,忙于学业,极少亲近,倒将他当作亲儿一般,好生教养。

    令狐没有让他改姓,说这样更方便,对外也只说是养子,单独找了个安静的所在,建了别院,只有两个贴身小厮可以出入,让他在其中学文习武。

    他这绝世的武功,便是令狐为他延请了江湖上最具盛名的师父,十多年苦练而来。为了让他专心习武,他在成年之前不被允许走出别院。

    明夷听着,想象着这个八岁的娃儿在陌生的地方,也无父母可撒娇,甚至不得出府门半步,这是什么样绝望的生活。自己如果可以穿越到那个时候,给这个孩子一个拥抱,陪着他玩一会儿,该有多好。想着,心里被针扎一般,眼中泪便掉下来。

    时之初觉着胸前湿润,便用手抹去她的泪:“别哭,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

    “如果我们小时候便认识,该有多好。”

    “是啊……”时之初若有所思。

    “可是你长大后,怎么会做了间者?”明夷想起他之所以会接近丰明夷,也是为了打探消息之事。

    时之初苦笑道:“令狐怎么会白白养我这个人?他只是想让我为他做事。不过为了养育之恩,也毕竟是为了令狐家,我也一直在听命于他。况且,他手上还有我阿爷的身家性命,如果我不为他所用,以他的势力,我阿爷逃到天边也会被他捉回来。”

    “你恨他?”明夷觉得很奇怪,他明明说令狐对他不错,怎么会如此揣测。

    时之初摇头:“没有。”

    这句话,明夷不太信。

    “当年,他怀疑丰四海是对头崔氏的人,让我寻机会接近他,打探真相。我费了心力打探到的结果是他是听命于圣上,这就不是令狐家能涉足的了。加上明娘子催婚,我便假死逃遁。”时之初说起此事,仍有些怕明夷介意。

    明夷点头:“知道了,这一切都对上了。殷妈妈曾与我分析过,丰四海是升上授命接近马元贽,而后利用太后之死暗指马元贽,逼迫他交出神策军。”

    时之初惊奇道:“她怎会对你说你阿爷的事?”

    “因为她知道那个人是冒名顶替,不是我真正的阿爷。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他们父女都已不在。你呢?假死之后这么些年,都在做些什么?”明夷迫不及待想听下去。

    时之初心不在焉:“和与你说的一样,四处抓捕贼匪。同时替令狐收集江湖消息,准备进行他的大计。”

    明夷精神一振:“什么大计?”

    时之初咬了咬牙,才说道:“扶持新的帮派势力,推翻崔氏的三大帮一统江湖的局面。”
博聚网